白居过隙,巍澜可期

无边

我有一个秘密叫我喜欢你

允爷爱吃糖:

反正就是甜甜甜一发完


食用愉快


bgm:董小姐-宋冬野


1

魏大勋开了一家书店。

小书店生意一直不错,一半是因为这里情调小资,提供奶茶和甜点,秉持小投资小回报的佛系观念,至于另一半,是因为魏大勋的猫——小白。

小猫是去年冬天自己跑到魏大勋书店里来的。那天外面下着大雪,它跌跌撞撞地走到书店门前,倒在雪地里,它本身又白又小,要不是魏大勋出门倒垃圾还真发现不了它。

魏大勋抱起它的时候小家伙冻得全身发抖,冰冰冷像一支冰棍似的,浑身脏兮兮的,肉垫上都是伤口,这可把魏大勋心疼坏了。他一边低声哄着小家伙,拽过沙发上的小毯子把它卷起来,放在暖炉上面,转身进了厨房给它热了一杯牛奶,倒在小勺子里一口一口的喂它。弄了老半天,小奶猫好容易缓过劲来了,睁开眼睛从小被窝里探出一颗头,小爪子扒拉开毯子靠在魏大勋手心里,瞪着两只大大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魏大勋。



魏大勋被它给看乐了,笑着揉它的脑袋:“看我干啥,啊?”



小家伙不满地晃了晃脑袋,一个劲儿往他怀里蹭,魏大勋从怀里捞出小猫,把它举到眼前:“你咋这黏人呢,”说完把它重新裹回毯子里,“你乖乖等着,我去拿酒精棉花和绷带啊。”

刚把它放下,小东西不依不饶地钻出毯子,抱着魏大勋的腿,喵喵叫着发出抗议,魏大勋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吃不消你。”小心翼翼地抱起它一起去擦药。

伤口多但却不深,索性也不算严重,但毕竟破皮流血,酒精擦拭总会疼痛。魏大勋把小家伙圈在怀里,抬起它一只爪子:“忍着点啊。”酒精接触到伤口的时候小猫发出了痛苦的呜咽,想要抽回爪子,却被魏大勋抱着,他看得也心疼,柔声安慰着:“不怕不怕,我们宝贝最乖了对不对,很快就好了哦,我陪着你呢。”小家伙好像听懂了魏大勋的话,就算痛的浑身打颤也乖乖躺在魏大勋怀里。总算处理好了伤口,四只小爪子都缠上了绷带,看着怪可怜的。魏大勋蹲在小猫前面,伸出一根手指逗着它,小朋友似乎有点气呼呼的,把脸埋在小爪子里不理他。

“乖乖不要生我的气啦,都是我不好。”魏大勋戳着它胖乎乎的脸,虔诚的说道,“你还没名字呢,你全身上下都这么白,叫你小白好不好?”

似乎是对随意取名很有意见,小家伙凶巴巴的瞪着魏大勋,魏大勋安慰性地摸了摸它:“你别嫌磕碜,这个孟子啊曾说过,简单的名儿贼好养活了。”



孟子:???合着我还有东北口音是不?




“小白你肯定累坏了吧,爸爸抱你去睡觉。”魏大勋抱起它走到房间才发现没有它的窝,于是只能让小白趴在他胸口一起睡。睡前魏大勋低头在小白脑门上亲了一下,笑出了两个梨涡:



“晚安,小家伙。”






从那天开始,魏大勋不仅开了一家书店,而且多了一只猫。



魏大勋今年年芳25,没个对象却着急当爸,有了小白之后把它当亲生鹅子一样对待。凡事都以它为先,宠得不得了,甚至定下了来看书的只要给小白带好吃的或者好玩的,就能免费获得一杯奶茶这样荒诞的规矩,也难怪这里的生意自然是好。魏大勋对小白很自由,伤好了之后它时常会溜出店里到外面转转,魏大勋不是没有担心,说到底是动物,也不能一味限制它的自由嘛。一般来说小白总会在晚餐是回家,很少在外逗留。但是,凡事啊总归会有个但是,有一天晚餐时,魏大勋横等竖等也没见着那个白色的身影,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却怎么也不想想起来,等了一个多小时,他实在是坐不住了,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低着头往外冲,刚把门推出去却听见了一声惨叫



“哎哟喂——!”



魏大勋本能的伸出手去扶眼前的人,着急的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儿吧!”

面前的人一手扶着额头,一边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

“真是对不起啊,我家猫丢了,我赶着去找呢,你要看书你随便拿啊。”

“哎哎,别走啊,你找的是不是它?”

魏大勋这才看清少年身边有一只大金毛,背上趴着一只小不点,正愉快的拍着大金毛的脑壳。

“小白?小白你怎么在这儿啊!真把我给急死了!”魏大勋从大金毛背上硬生生把依依不舍的小白拽了下了,小家伙不乐意的用爪子拍魏大勋的手臂。

“外边这么冷,进来坐坐吧。”魏大勋按住那不安分的爪子,一脸歉意的对少年说,他倒也没拒绝,熟门熟路的走进店里,找了个离暖炉近的位置坐下。

把小白安顿好,做了杯热奶茶端出来,魏大勋才有空仔细打量眼前的少年:棱角分明,消瘦的脸颊,微微下垂的眼角,旁边还有一颗泪痣,他一直浅浅的笑着,看得魏大勋很是荡漾,感觉很温和却又难以接近。

“呃…内啥,今天谢谢你啊,要不是你这臭小子今天肯定回不了家了。”魏大勋一脸歉意的在少年对面坐下,将手里的奶茶推给他,“哦忘了和你说了,介绍一下,我是这儿的老板,我叫魏大勋,我的猫叫小白。”

“我叫白敬亭,他是花花,我的狗。我带他出门的时候看见了你家小白,正想着是不是你呢的,就把它给送来了。”

“我看你挺眼熟的,你是不是常来看书啊?”

白敬亭喝了一大口奶茶:“是啊,我还给小白带了很多吃的呢。”

说起话来的时候,白敬亭的眼睛弯的很温柔,魏大勋看的出了神,直到白敬亭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才反应过来:“喂,看啥呢。”

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一句“看你啊”,魏大勋挠挠头:“那你常来啊,带着花花一起来呗,我看小白好像挺喜欢花花的,内个你今天救了小白,以后你来,奶茶就算我请你的吧。”

白敬亭不露痕迹的偷偷笑了一下,转而用将信将疑的眼神朝魏大勋扬扬下巴:“你这算数吗?”

“算!当然算!”感觉被质疑了,魏大勋急忙拍着胸脯保证,看见白敬亭止不住的笑意才发现自己被撩了。

等等,他…撩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居然撩我啊!!!妈妈!!!不行,魏大勋,你要冷静,你别把人吓跑了,冷静,冷静…

许是被魏大勋看得慌了神,没等魏大勋想完,白敬亭清了清喉咙:“那个…今天不早了,我先回去啦,拜。”

“哦哦再见!以后常来啊!”

魏大勋看着一人一狗出门,走了好久好久,才回过神来。

奇怪…刚刚…他是脸红了吗?

想到这儿魏大勋赶紧甩甩脑袋,把这种想法甩了出去。看见在地上玩球的小白,把他抱起来放在膝盖上顺毛。

“小白…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喵?”

“……”

“不对啊你这个小兔崽子!老子还没教训你呢!怎么翅膀硬啦?这么晚不回家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啊!罚你这两天不许出门了,就不信治不了你了!”

被魏大勋拎起后脖子毛的小白挥着四只小爪子与空气斗智斗勇,宛如刚分手的小泼妇。



2

第二天一大早,魏大勋早早的就开门营业了。现在是淡季,按理说其实可以晚点再开门,但是魏大勋等不及,等不及想见那个养着大金毛的少年。

正午的钟声刚刚敲响,店门前悬挂的风铃便响起了好听的声音,抬眼就是那个站在阳光氤氲里的翩翩少年——还有他的大金毛…

白敬亭向魏大勋点点头,拣了一本书坐在昨天的位置上,花花在旁边安静的舔爪子。魏大勋一边打奶茶一边想着要不要上去和他搭讪一下。千算万算没算到在厨房偷吃小鱼干的小白看见花花来了,直接冲过去,拦都拦不住,往人背上一扑,喵喵叫唤着。

真的是儿大不中留啊。


大金毛也是好脾气,也不恼,由着他闹,旁边的白敬亭放下书本,一边笑一边抱起小白,亲了亲它的大肥脸

“嗷!”

“喵!”

一人一猫玩的倒也开心,魏大勋揉了揉脸努力表情管理,不要让自己笑的太痴汉,咳了两声:“小白啊…”

“干哈?” “喵?”

……

一时间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尴尬之气,魏大勋咽了咽口水,指指白敬亭:“我是想问你,想喝哪种奶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都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白似乎被这句小白戳中了笑点,笑的趴在桌子上,“咱俩都叫小白,那么有缘呢,你干脆和我回家算了,别跟着你爸了哈哈哈哈哈。”

那是魏大勋第一次看见白敬亭那么放肆的大笑,脸上扯起了很多褶子。

嗯,有缘,也是我跟你有缘。

没有被亲亲抱抱举高高待遇只能在厨房捣腾奶茶的魏大勋咬牙切齿的想。


3

自打第一次相遇之后,白敬亭几乎每天都会来魏大勋店里坐坐,有时是一天,有时是几个小时,一来二去两个人渐渐熟络起来,白敬亭似乎也不像以前那样拘谨,总摆着一副冰山脸。有事没事往魏大勋腿上一坐,靠靠小肩,搂搂小腰也是常有的,在旁人眼里他俩简直是恋爱三年就差领证的恩爱小情侣了。

魏大勋想过要表白,几乎每次白敬亭来他都想要表白。但是他害怕,他真的害怕。害怕白敬亭不喜欢他,这一表白朋友怕是也难做,他害怕付出真心却没有回报。他承认他很怂,做事一向爽快但在感情方面也变得畏手畏脚,胆小怕事。

小白走到他脚边,纵深一跃,跳上了魏大勋的膝盖,魏大勋逗逗它的下巴:“小白,你和他名字一样,总会有点心灵相通的吧?你说他到底喜不喜欢我啊,愁死我了…”

小白难得没有闹腾,蹭了蹭魏大勋的手心,定定的看着他。

看见没,连你儿子都比你坚定。

“切,不就是表白吗?我堂堂东北扛把子魏公子还怕这?”

本着酒壮怂人胆的原则,魏大勋从隔壁杂货店买了两箱啤酒和一瓶二锅头,端端正正坐在位置上,咔嗒一声拧开了二锅头,暗自立下flag:

“喝到你来,就不信我吐不出真言。”


白敬亭上午约了一家心仪已久的外资企业面试,本不抱什么希望,但面试官和他聊的倒是投缘,很欣赏他,居然当场拿到了offer,一百分之一的几率啊搁谁谁不高兴?白敬亭忍住了想365度螺旋上天炸成烟花的冲动,请了面试官出去吃饭,没想到一吃就吃到晚上八点,美滋滋回到家看见花花才想起来还没去书店给魏老板请安,拍了拍花花的屁股:“走了大花,去见你的小媳妇。”

白敬亭几乎是一路小跑的,他实在是太高兴了,至少大学毕业以后的出路有了着落,省的做无业游民被魏大勋diss。抑制不住的好心情变成了歌声宣泄出来,边走边唱走到魏大勋的店门前。

“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而此时此刻你在诶我去苍了天了魏大勋你咋的了!”

魏大勋面前的桌子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来个啤酒瓶,当中居然还混着一瓶二锅头。小白坐在桌子上舔爪子,看着伏在桌上一动不动的魏大勋,安静如鸡。看见白敬亭来了,优雅的跳下桌,来到花花身边摇着尾巴,一副不关我事大爷您请的态度。

白敬亭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赶紧走过去试图叫醒沉睡的魏公主。

“大勋,魏大勋!你赶紧给老子起来!没事儿喝什么酒啊!”

…………没有反应。

“魏大勋你少装死啊,听见没有。”

……………………

“你再不起来我回去了啊。”

……………………

靠。白敬亭这下彻底没辙了,撑着桌子一个头四个大。说时迟那时快,躺尸的魏大勋突然站起来,手里举着个酒瓶子对着天花板,乍一看以为他下一句就要唱:哦我的圣母玛利亚。

“一瓶二锅头,嘿!呛的眼泪流,生旦净末……诶小白?”

唱的嗨时正巧看见了被吓的一脸懵逼的白敬亭。白敬亭抽了抽嘴角

“……你骂谁丑呢?”

“你丫什么毛病啊来吓我!”

白敬亭气急败坏的一推魏大勋的肩膀,不料酒后重心不稳脑子稀里糊涂往身后的书架笔笔直倒去,白敬亭一激灵,窜上钱艰难地支起魏大勋的身体,而自己的手臂却狠狠磕在书架上,这一磕可实在了,结结实实肿了一大片,但白敬亭顾不了那么多了,背对书架让魏大勋靠在自己身上。

“魏大勋你干嘛呢,啊?耍什么酒疯啊?”

魏大勋低着头,刘海太长了盖住了眼睛,上次自己明明让他去剪了,嘴唇和脸颊都是红红的,真好看啊,怎么那么想咬一口呢……妈的,我在想什么啊?白敬亭将那羞耻的想法赶出脑子,却无法掩饰那红透的耳根。

“你喝大了,我扶你上楼睡吧。”

刚想把魏大勋架起来,一只手搭上了白敬亭的手臂,魏大勋睁开眼睛,手掌缓缓下滑,最终用力握住白敬亭的手,皱着眉头看起来很难受。


“小白…是你吗?”

“是我,是我……”

“小白…你听好了,我有话,要和你说。”

那一刻,白敬亭的心跳漏拍,他越过魏大勋的肩膀看着自顾自玩耍的小白和花花,等待着接下来的话。

等了良久,魏大勋始终没有反应,白敬亭以为他又睡着了,轻轻叹了口气,准备架他回床上。

“你撒手,别动我。”

“小白,我昨天想了一宿的词啊现在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但有一句,它一直印在我心里,只有这一句,我记得,一定要说…”

“小白,我喜欢你。”

“你愿意…当我对象吗……”

炙热的鼻息打在白敬亭颈窝,随之而来的是自己心上人的告白,就算他白敬亭是个铁石心肠之人,此时也任由自己沉溺在魏大勋那该死的温柔和怀抱中。

醉了…我是真的醉了。

白敬亭凭着自己残余的理智轻轻推开魏大勋

“你醉了。”

“我是醉了,但这句话是真的。白敬亭,我再说一遍,以后还会说千千万万遍,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了,答应我,好吗?”




这傻子。


本来就不会喝酒却为了跟自己表白搞得这么狼狈,谁会要一个满身酒气的傻大个啊…


但是,不知不觉间,自己好像也很在意魏大勋。长久以来养成的习惯就是有喜有悲都会第一时间去找魏大勋说,依赖惯了倒也不曾想过原因,也许是想过的,只是不敢说,那是因为喜欢他啊。

怂还他白敬亭自己怂,连大醉一场的勇气都没有。

可是既然眼前的人已经表白了,又何来理由拒绝他,拒绝自己的内心呢?

“好。”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好”,白敬亭用力回抱住魏大勋,拍了拍他的背。

他不知道魏大勋听见了没有,但是他看见了魏大勋上扬的嘴角。

月朗星稀,书店里昏暗的灯光,一猫一狗玩得开心,相爱的人们彼此拥抱,所有的温柔,只想给你。








4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魏大勋头疼的像要炸开一样,他试图回想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才发现喝完那一瓶二锅头之后自己是有一点不清醒的。


“你醒了?”


正懊恼着的魏大勋忽然看见了白敬亭,手上拿着条毛巾,坐到自己身边,看着他。

我在做梦???

揉了揉脸发现是真的,他慌了神,一把抓住白敬亭的手,紧张兮兮的问

“小白…我昨天没对你做什么吧…?”

“你说呢?”

“我……”

“嘶…你该不会忘了你昨天说过什么吧?”

“…不记得了。”

“哦,那您好生歇息,我走了。”

“哎哎别介啊,”魏大勋赶忙拉住白敬亭的手臂把他扯回来,“我记得,我当然记得,这不逗你玩儿呢嘛。”


“嘁。”

“那…你昨天回答我的还算数吗?”

“你说作数就作数吧。”

“真的啊!”

“凑合过呗,还能咋的。”

魏大勋笑出两颗小虎牙,把白敬亭拉到怀里在床上滚作一团,紧紧搂着不肯放手。

“好了啦,快放我起来,你也可以起床了。”

“那你亲我一口。”

“……流氓!”

嘴上骂着魏大勋,一边红着脸快速的在魏大勋嘴上啾了一口,逃出了魔爪,留魏大勋一个人在床上翻滚傻乐。


冬日的暖阳洒在每一户人家的楼顶上,小白窝在屋檐上打哈欠,屋檐下的花花等候着它下来,阳光被装进干净柔软的棉花里,风中带着的是洗衣粉的香气,白敬亭坐在阳光里喝着奶茶看着书,是魏大勋对于冬的回忆。


“魏大勋,过来看看这个。”

走到白敬亭旁边顺手揽过肩膀,看着他指着书上的一段字

“你呀是青云巅上的白月尖,皓雪堆里的梅花屑。是细雨敲碎在窗前,望进风尘的那双眼。”


他俩相视一笑,胜过语言,抚平时光。











我有一个秘密

我想让世界上的每一滴冰冷的雨 都不会淋到你


我有一个秘密

我想让你每一次伤心的别离 都会迎来喜悦的重聚


我有一个秘密

我想让全世界的彩虹 都放进你灰暗的心里

再把你眼角的泪滴 都变成嘴角的笑意


我有一个秘密

跟随着我每一次心跳 每一步足迹

它像我的影子 出现在每一个日月星稀的夜里

它像是静谧无寒的呼吸 笼罩我小小的天地


我有一个秘密

一直捧在手心里 小心翼翼

像个写了一半的谜语


这个秘密

有简单的名字 有永恒的气息

这个秘密
















叫我喜欢你。



















END.



















后记

“魏大勋我好好跟你说,你只能有一个小白!”

“你为了一只猫吃什么醋啊。”

“不行!你说谁才是你最喜欢的小白!”

“好了好了,是你,我的白敬亭,小白,白白,敬亭山,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喵喵喵???

评论
热度(297)

© 无边 | Powered by LOFTER